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加国新闻 >> 北美经济 >> 正文

清真寺与房地产 财富无形转移

我要评论  3/23/2017 11:41:42 AM   浏览次数:

加国房产录


            近年来美国清真寺房地产案频发。穆斯林建清真寺,周围屋主们都反对。一旦清真寺建成,周围房价就跌。华裔尤其不能忍受,就算是庙宇或教堂,总和冥界相连。尤其是清真寺和教堂,往往背后就是墓地,阴宅和阳宅相混不符合华人习惯。清真寺更闹,清真布道往往用高音喇叭。基督徒最多是敲门传道,而穆斯林很可能会在社区强制沙利尔法,这种现象在英国已经是高发事件。民宅区附近建清真寺在美国惹了不少纠纷,民意和市政每每限制清真寺建造,而穆斯林每每诉诸法律。在奥巴马民主党政治正确治下,穆斯林每每胜诉。一旦清真寺建成,周边民居搬迁抛售,房价大跌,屋主们财富缩水。

            加拿大滑铁卢市西北角有一片新城区,环境优美,靠近湿地和生态保护区,加上离滑铁卢大学较近,成为华裔置业热点,华裔较为集中,大家都称此地为华西村。华西村道路弯弯曲曲,甚为优美,不像很多城市那种笔直的道路那样呆板。华西村的中心区,有一个购物中心,有一所小学,一所中学,还有一个养老院,周围当然是很多上学买菜都很方便的民居,还有几家华裔开的中医诊所。西边北边毗邻着乡村,郊外的安宁,城市的方便,这在滑铁卢市可以算得上是高尚区。


            在华西村中心十字路口南边三百米左右的地方,又一独立屋连带约三英亩农用地。市区内有块农用地,这在新城区不足为怪。这块新城区本来就是以前的农田。但已经划为城区了,还有一块农用地,就是一个漏。谁捡了这块漏就有可能发财。加拿大穆斯林协会以80万买下这个独立屋。这是一般独立屋的市价。但是,如果把农用地规划为事业城建用地,那价值立即就升值。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加拿大自由党就是美国民主党的北方版,以政治正确每每庇护穆斯林,让他们以宗教自由为由侵害公众利益。2015年加拿大大选,自由党胜选,滑铁卢选区也选出了自由党议员。2016年初,加拿大穆斯林协会就聘请了房地产开发商IBI国际集团,帮他们写了一份申请改城建规划报的告给市政,要把这个独立屋所占的三英亩农用地改为事业用地。农用地改为事业用地,这地产立马升值。穆斯林协会改事业用地,是为了建清真寺。申请报告没有直说,只是说用于社区宗教用途。但是,那块地按照每100平方米室内实用面积留八个泊车位,可以盖六层高楼,建一个清真寺绰绰有余。IBI集团作为开发商,当然也有利益,申请成功,穆斯林协会肯定还会聘用IBI来开发。你也买套独立屋,人家也买独立屋。人家申请改规划,农用地变事业用地,地产立马升值。你的独立屋刚好在这个区,清真寺建好立马贬值。这就是无形的财富转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置业如此重大投资,对很多屋主来说都是血汗钱,当然不能眼看着自家房屋贬值而熟视无睹。2016年3月,大家纷纷向市政请愿,坚决反对市政改规划。但是,反对的理由又上不了政治正确的台面。反对者往往先洗白划清界限。王先生说,我们不是反对穆斯林,不是反对伊斯兰,而是反对这么大应该聚集宗教活动场所,我们这社区没有那么多穆斯林,犯不着建一个清真寺。李女士也声称,我们支持穆斯林盖清真寺,但这个地方交通太堵,容不了这么大一个聚集场所。穆斯林协会则应答说,华西村有150户穆斯林,他们需要一个社区祷告场所。IGI则直截了当,说需要尽快改规划,否则无法开发。洋人布尔科抗议得很含蓄,说申请报告使用说明太含糊,担心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。
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IGI是专业跨国开发商,申请改规划的报告中规中矩,环境评估,交通评估,符合市政长远规划等等,面面俱到,滴水不漏。申请报告把靠路边的规划为事业用地,与其它住宅背靠背的地段规划为绿地。不过既然农用地能改事业用地,清真寺建成以后,申请绿地变为墓地是顺理成章的事。王先生和李女士的抗议理由显然抵不过IGI专业申请,倒是布尔科的抗议给市政一个合理的怀疑。众怒难犯,市政将改规划搁置了下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一年过去了。2017年初自由党穆斯林议员提出动议,要加拿大消除穆斯林恐惧症,消除加拿大对穆斯林的歧视。国会辩论穆斯林恐惧症动议才过,市政在3月8日又到华西村开改规划听证会。华裔纷纷相告,要到会以表示抗议,但是,这个所谓听证会变成了穆斯林协会和IGI的单向公关会,不是市政主持让双方陈述协商,而是穆斯林协会和IGI发布信息给听众解答,与会者只能就申请改规划的报告提问让穆斯林协会解答。是穆斯林的主场公关会。


            主场穆斯林开场就说,“我们都是移民”。华裔是真真正正的移民,到了加拿大尊重本地宗教习俗,甚至积极入教改变自己是文化;但穆斯林哪里是移民?他们是殖民,他们是努力用自己的宗教和法律改造加拿大社区。他们进入一个社区,就要把这社区逐渐变为穆斯林哈里发。


            但是,穆斯林走的是体制内路线,他们通过商业和法律程序推进。华裔走的是街头社会活动路线,是体制外路线。穆斯林制定的听证会议程,穆斯林准备了图版材料,穆斯林假市政听证之名行公关活动之实。华裔则微信联络,网络论坛评议,联络网上请愿等等。都是移民,都移民到西方民主社会,华裔学的就是公民言论自由一套,面对法律体制难能凑效。请愿和抗议是西方民主社会体制外平愤消气渠道,不是西方民主社会正常运行的机制。正常运行的体制内政治权力与华裔无缘。华裔学到的的西方民主就是公民权利,而穆斯林学的却是西方民主的政治权力。权利怎么能与权力对抗?


            华裔移民以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为主,应该属于社会上层,却走下层街头抗议请愿之路,对政治权力影响甚微。反观穆斯林,从国会到社区,无不运用政治权力,为他们自己增加财富,而减少了华裔的财富。华裔的政治力量与自身的财富和教育不成比例,往往莫名其妙的财富就合法地流失了。公民权利和基本人权是用于保护弱势群体的,华裔走街头请愿就是弱势群体。不进入政治决策圈,不玩转政治决策过程,就不能算融入主流社会。穆斯林融入主流,就是进入政治决策圈并代表穆斯林利益,根本不用顾及基督教和欧裔的感受,根本不用放弃自己文化。华裔建设太平洋铁路使得加拿大有了政治和地理上的统一,对加拿大建国做出奠基的贡献,而政治地位却是寄人篱下。穆斯林对加拿大建国并无建树,却以主人翁态度嵌入了加拿大多元文化。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