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感悟人生 >> 回首往日 >> 正文

父亲的目光落在我背上,我知道

我要评论  7/20/2016 8:08:54 PM   浏览次数:
【作者介绍】
冯志强,加拿大华人,定居多伦多;法律人,也是媒体人。主打移民法律官司和小额债务官司;华人社区跨媒体时事评论员,自由撰稿人

【父亲的目光落在我背上,我知道】

文 | 冯志强

父亲节写父亲。我也写一篇吧。父亲在1994年离我们而去。多少年过去了?近年来,每年返家省母亲,都会去他长眠的地方,行礼。我呢,自己做父亲有三十二个年头。儿子也当了父亲,才两年不到啊。

父亲挺为我感到骄傲的。实实在在的高中课程才学了一年,全中国的学校都不上课了。高一第一学期的成绩单出来了,除了语文科成绩在84分,其余的成绩都在96分以上,有几科的考试加上兴趣题附加分,都得120分,106分的样子。父亲在春节时分,在客人来访时,逢人便要将那份成绩单拿到人前显耀一番。这时,我感觉父亲并非深不可测,也有钟爱孩子的亲情。

至今,即便行笔的现在,我就记得两件事。父亲陪我背乘法口诀。男孩小时候,上学真的不上心。背乘法口诀,父亲督查几次,就是背不下来。一天晚饭后,父亲便叫了我出去走路,就在出了家门的马路上,他一口一口让我跟着他学说,走着跟着说,竟然就背完整了。还有,男孩小时候,学坏都不知道。小学两年级时,我偷偷摸摸学抽烟,大前门两毛九分一包,飞马牌两毛两分一包吧。我买了大前门抽,被帮大人做家务做菜的老妈妈发现了,必定告诉了父亲。那天,父亲也叫我出去走路,问我抽烟的钱哪里来的。我告诉他,钱是从零花钱里积下来的。那时候,我和妹妹们,每天都会给五分钱买点心吃的。五分钱可以买甜大饼,三分钱葱油大饼。祖父祖母也会不定规给出一毛几分。我积下钱,买了大前门偷着吸。父亲告诉我,要用钱,可不能拿别人的钱。讲明事情,可以问大人要的。接着,他问我:“你爸爸抽烟吗?”他自己答了,“也抽过,但是戒了。那对健康有坏处。”他随随便便地说下去:“你把它扔了吧。”於是,父亲转换话题,讲一些路边店铺的来历。我们家族在这个环境里已经几代居住下来,父亲的曾祖父就已经是当地的人物了。

从此,我不抽烟。在农村,在煤矿,又染上了。做了父亲,回到父亲身边,还抽。父亲可没有多说一句话。现在,我早已不抽了。儿子在身边成长。他刚去中学上课时,回来同我讲,同学说他吸毒,因为他身上有烟味。我知道了,烟就戒了,直到现在。

父亲真的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。我们最后一次双目对视,记得是1992年5月26日。那是在弄堂口为我送别。我们说好,就在家门口告别的。父亲母亲送到我门口,就止步了。我是家中不安定的元素,经常离开亲人外跑。这是常规。因为这次我来加拿大,说实话,也不知道确实日期回去,所以太太儿子和妹妹们都送我去机场。妈妈陪我走到弄堂口。父亲健康不如以往,不常出家门一步。我们在那里准备搭车走了,却听到父亲称呼我的名字,他慢慢散散走过来,手里举起一本书。那是《新英汉字典》,增补版。我有意将它放在家里不带走的,尽管这本工具书伴随我多年,我也依靠它成就了业务上许多成绩。我接过来,有点不耐烦,还是收在背包里。他神色颠颠地看着我。我们心照不宣,都明白,也不明白,再相见时将在何时何地。生离!我心里好闷。我不知道父亲心里如何的难受。他是老派人,喜欢儿女围在身边,有儿子孙子就心满意足。可是儿子走了!!我不敢逗留更长,转身上车,眼睛就不敢转过去,多看一眼父亲。父亲的眼光落在我的背上,我知道。

至今,我一直在心里自责:爸爸,我对不起你。儿子不孝,没法陪你走到最后。但是,老天啊。我也是父亲,我有责任为自己的儿子创造条件,让他有好的发展。离乡背井图什麽?给儿子一个机会,让他可以在自由平等的环境里实现自己的人生。现在,我要对儿子发声:儿子,父亲对得起你!可怜天下父母心吧。

(我是流着泪,暗暗喊着“爸爸”两字,写下这最后几行。)


2016年月6月18日,多伦多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